恨不得离得远远的才好免得受到了那莫须有的连

就算是我等多方奔走,也并无任何的作用。”
 
    “到了最后一并人等都将太学院的三千学生发动起来,堵在宫门许愿,也没有让司马昭改变半分的心意。”
 
    “现在我等四处想辙,举目无望……也只剩下求神拜佛一条路可以走了。”
 
    “顾道长,莫要怪我们不相信你这修道的长生之说,直到现在才来求一个心安。”
 
    “实在是……哎,不说也罢,万望顾道长能为我兄长开坛做法,赐福求佑,期望嵇康兄他在明日之中,能够走得轻松一些吧。”
 
    终于笼统的知晓了事件始末的顾峥,内心之中却不是十分的轻松。
 
    他哪里懂得这开坛做法的法门,没人教授他啊。
 
    若是让他炼制个丹药,去炸个城墙搞个破坏什么的,他倒是很在行。
 
    嗯?
 
    等等?炸城墙?搞破坏?
 
    对啊,自己怎么没想到呢?
 
    思索到这里的顾峥,就做起了最高深的模样,他将自己的袖袍往中间一摆,又拿出了老神在在的那一套,开始了他的忽悠。
 
    “哎呀,阮兄,知晓了前因后果,我这才知道了事情的轻重。”
 
    “这祈福的法坛自然是可以做得,但是你可知道,这开坛做法要有作用,最少也要三天。”
 
    “不算上取一黄道吉日,提前的焚香沐浴,光是这耗费精力做法的时间,就占据了如此之多。”
 
    “明日午时,就是嵇康行刑的时间,仓促之间,你让我求神拜佛,也是没有任何的回馈了啊。”
 
 695 行刑当日
 
    听到这里的阮籍都是无语了,我也就是找你寻求一个心灵上的慰藉,为我的好友行走黄泉的时候好好的送一番行。
 
    怎么到了你这里,就好像你家的神仙就能救得嵇康的命一般的,你逗我玩呢?
 
    见到对面的阮籍不相信,顾峥也不介意。
 
    他所要的就是一个名头而已,至于他是不是真的会做法?
 
    自家人还不知道自家事吗?
 
    所有的装模作样都是为了明日之中的顾峥的大计划而做的啊。
 
    于是乎,阮籍陪着顾峥在这个小观之中难得的疯狂了一把。
 
    他这个后魏时期顶级的名士,竟是看着对面的一道一狗一鸡,在他的面前跳了一下午的大绳。
 
    不对,是祈了一下午的福。
 
    你别说,还真有几分的野趣。
 
    现在道教中信奉的神明它林林总总的派别太多,野路子神,它也是神灵不是吗?
 
    被奉为正统的道德天尊坐在天上往下瞧的感官咱们暂且不说。
 
    但是自打这天黑下来之后,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借着他的旗号行事的胆大包天的道士,却是在大殿之中暗搓搓的捣鼓了一个晚上,一直到花将军鸣叫了三遍之后,才行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这幽静的大殿之中,不见了踪影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翌日,自然是个难得的好天气。
 
    在这繁花似锦的夏日之中,并不因为在这刑场内羁押的是一名士而发生六月飘雪这等奇观。
 
    只不过这里的氛围也着实算不上美好,毕竟这周围已经围满了黑压压的人头,无端的让人身边的气压都低了几分。
 
    这刑场的所在地,执行台,与观刑台的设置,自然也不可能在都城的闹市区内。
 
    这个偏近于城墙西南角的属于平民的居住区域,就被朝廷完美的开发利用了起来。
 
    一墙之隔的城墙之外,就是都城外最有名的乱葬岗。
 
    若是碰到那无人认领的尸首,执行完刑罚的差役们,甚至于不用费上什么力气,直接用拉尸的大板车朝着墙外的角落之中这么一抛,就算是完成了自己的工作。
 
    所以,原本他们这些每隔上几日就要这么走上一遭的老吏们,今日间却是明白,自己的手底下羁押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。
 
    那是因为行刑之人,就算是高官厚禄之人,哪怕是皇亲宗室,因为犯事之后才会被送到此处时,他周围的亲朋好友,邻居至交等人,恨不得离得远远的才好,免得受到了那莫须有的连累。
 
    就算是有那至情至性的亲友,能够前来观刑,送犯人一程,最多也只不过三五个人的模样,一口饭食,一壶浊酒,免得黄泉路上的朋友,走的饥渴难耐孤孤单单罢了。
 
    但是今天,整个刑区之内,乌泱泱的拥入了上百号的人物。
 
    再观其围观的人群身上的着装,多数竟是用料考究,精致无比。
 
    这代表着学子身份的儒袍,代表着高官厚禄的锦服,竟是都出现在了送行的队伍之中。
 
    这让在一旁负责羁押的差役们,竟是心跳不齐惶惶不安了起来。
 
    反倒是被他们即将要押入刑场的犯人,好声好气的反而劝慰起了他们。
 
    “你们莫要慌张,这些人都是要来送我一程的友人,以及仰慕我的名声的学子罢了。”
 
    “这三千太学的学生,只是派出来的代表前来相送,他们并未曾举家前来啊。你们在害怕什么?”
 
    这番话说出来之后,让看管他的衙役则是更加的惶恐了。
 
    “嵇康先生莫要再说下去了,只可惜我人微言轻,帮不得先生什么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可以,我也希望能够成为这群为你张目的人当中的一员。”就算是我等多方奔走,也并无任何的作用。”
 
    “到了最后一并人等都将太学院的三千学生发动起来,堵在宫门许愿,也没有让司马昭改变半分的心意。”
 
    “现在我等四处想辙,举目无望……也只剩下求神拜佛一条路可以走了。”
 
    “顾道长,莫要怪我们不相信你这修道的长生之说,直到现在才来求一个心安。”
 
    “实在是……哎,不说也罢,万望顾道长能为我兄长开坛做法,赐福求佑,期望嵇康兄他在明日之中,能够走得轻松一些吧。”
 
    终于笼统的知晓了事件始末的顾峥,内心之中却不是十分的轻松。
 
    他哪里懂得这开坛做法的法门,没人教授他啊。
 
    若是让他炼制个丹药,去炸个城墙搞个破坏什么的,他倒是很在行。
 
    嗯?
 
    等等?炸城墙?搞破坏?
 
    对啊,自己怎么没想到呢?
 
    思索到这里的顾峥,就做起了最高深的模样,他将自己的袖袍往中间一摆,又拿出了老神在在的那一套,开始了他的忽悠。
 
    “哎呀,阮兄,知晓了前因后果,我这才知道了事情的轻重。”
 
    “这祈福的法坛自然是可以做得,但是你可知道,这开坛做法要有作用,最少也要三天。”
 
    “不算上取一黄道吉日,提前的焚香沐浴,光是这耗费精力做法的时间,就占据了如此之多。”
 
    “明日午时,就是嵇康行刑的时间,仓促之间,你让我求神拜佛,也是没有任何的回馈了啊。”
 
 695 行刑当日
 
    听到这里的阮籍都是无语了,我也就是找你寻求一个心灵上的慰藉,为我的好友行走黄泉的时候好好的送一番行。
 
    怎么到了你这里,就好像你家的神仙就能救得嵇康的命一般的,你逗我玩呢?
 
    见到对面的阮籍不相信,顾峥也不介意。
 
    他所要的就是一个名头而已,至于他是不是真的会做法?
 
    自家人还不知道自家事吗?
 
    所有的装模作样都是为了明日之中的顾峥的大计划而做的啊。
 
    于是乎,阮籍陪着顾峥在这个小观之中难得的疯狂了一把。
 
    他这个后魏时期顶级的名士,竟是看着对面的一道一狗一鸡,在他的面前跳了一下午的大绳。
 
    不对,是祈了一下午的福。
 
    你别说,还真有几分的野趣。
 
    现在道教中信奉的神明它林林总总的派别太多,野路子神,它也是神灵不是吗?
 
    被奉为正统的道德天尊坐在天上往下瞧的感官咱们暂且不说。
 
    但是自打这天黑下来之后,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借着他的旗号行事的胆大包天的道士,却是在大殿之中暗搓搓的捣鼓了一个晚上,一直到花将军鸣叫了三遍之后,才行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这幽静的大殿之中,不见了踪影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翌日,自然是个难得的好天气。
 
    在这繁花似锦的夏日之中,并不因为在这刑场内羁押的是一名士而发生六月飘雪这等奇观。
 
    只不过这里的氛围也着实算不上美好,毕竟这周围已经围满了黑压压的人头,无端的让人身边的气压都低了几分。
 
    这刑场的所在地,执行台,与观刑台的设置,自然也不可能在都城的闹市区内。
 
    这个偏近于城墙西南角的属于平民的居住区域,就被朝廷完美的开发利用了起来。
 
    一墙之隔的城墙之外,就是都城外最有名的乱葬岗。
 
    若是碰到那无人认领的尸首,执行完刑罚的差役们,甚至于不用费上什么力气,直接用拉尸的大板车朝着墙外的角落之中这么一抛,就算是完成了自己的工作。
 
    所以,原本他们这些每隔上几日就要这么走上一遭的老吏们,今日间却是明白,自己的手底下羁押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。
 
    那是因为行刑之人,就算是高官厚禄之人,哪怕是皇亲宗室,因为犯事之后才会被送到此处时,他周围的亲朋好友,邻居至交等人,恨不得离得远远的才好,免得受到了那莫须有的连累。
 
    就算是
    “你们莫要慌张,这些人都是要来送我一程的友人,以及仰慕我的名声的学子罢了。”
 
    “这三千太学的学生,只是派出来的代表前来相送,他们并未曾举家前来啊。你们在害怕什么?”
 
    这番话说出来之后,让看管他的衙役则是更加的惶恐了。
 
    “嵇康先生莫要再说下去了,只可惜我人微言轻,帮不得先生什么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可以,我也希望能够成为这群为你张目的人当中的一员。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